吳波:從“挽救資本主義”呼聲中聽到什么

   信息來源:MCwXqsmNx

英國《金融時報》副主編馬丁·沃爾夫被稱為“西方世界解讀中國的重要論述者”,其新作《如何挽救資本主義》,可以理解為他所代表的西方建制派精英試圖救治資本主義的最新藥方。

從2008年開始起,沃爾夫就對資本主義發出諸如“全球自由市場資本主義夢想破滅”的警告,在新作中,面對不穩定的食利資本主義、被削弱的競爭、生產率增長低迷、不平等程度加劇以及民主的日益退化,他又一次發出了挽救資本主義的強烈呼吁。但在他看來,答案不是推翻市場經濟,逆轉全球化或停止技術變革,而是改革資本主義。其給出的挽救資本主義的改革方案,在經濟上大體上可以歸結為促進積極競爭。沃爾夫認為,有限責任股份公司是一個享有很高特權的實體,狹隘地專注于最大化股東價值已加劇了種種不良影響。因此,只靠監管來保護我們免受短視商業行為的影響是沒有希望的,需要新的法律以實現所需的改變。

將不平等問題置于分配環節來討論,是西方建制派精英對自由市場經濟理論的嚴格遵循,僅就這一點,就充分表明他們并沒有超越資本邏輯的打算,其關于解決不平等的一套政策組合并沒有展現出跨越資本主義制度邊界的想象。不過,他們對于現實的批判無疑是對資本主義社會現狀的一次系統性揭示。正如沃爾夫所說,“目前的現實是政界人士可以被金錢收買。這是富豪統治制度,而不是民主制度。”就經濟改革和政治改革的關系而言,他將政治改革放置在優先的地位,因為如果不進行政治改革,改變金錢在政治中的作用以及媒體的運作方式,在其他方面需要的改革就不會發生。

從歷史上看,在危機面前,資本主義一次次地實現了轉危為安,表現出一定的自我改良能力和制度韌性。姑且不論西方精英政策主張的可行性和效果以及資本主義的未來命運如何,他們對資本主義存在問題的揭示,為我們理解當前國際形勢的深刻變化提供了另一種分析視角。在一般意義上,當前世界權力格局正在發生重大而深刻的變化。對于中國正在崛起的事實,西方一些人一直處于不愿接受的糾結心態。正如沃爾夫所說,“美國人和西方人不想承認中國現在是一個非常強大的國家,不想承認中國可以和他們平起平坐。”不過,沃爾夫關于資本主義的思考告訴我們,當前國際形勢的深刻變化并不局限于此,世界權力格局的變化同時也意味著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兩種社會制度力量新的變化。西方認為中國正在以一種西方人不喜歡的方式改變世界,在我們看來,這個方式是一個在社會主義話語框架中才能得到正確闡明的概念。

蘇聯解體至今已經過去了近30年之久。資本的全球化不僅具有經濟的意義也具有觀念的意義,至少從西方世界看,很少有人嚴肅而認真地思考超越資本主義的命題了。從這個意義上,西方建制派精英對資本主義的新一輪現實批判,除了為我們更加深入理解當前國際形勢的深刻變化提供一次契機外,也給了我們一次強化社會主義意識自覺的提醒。(作者是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


北京pk10開獎結果 http://www.bjsc98.com/
蜘蛛池